东南亚互联网的中场战事

时间:2021-04-21 14:41:37 来源:互联网 作者: 神秘的大神 字体:

  来源:志象网(passagegroup)

  文:彭慧

  \ 本文共 4527 字,预计阅读 14 分钟 /

  去年,冠状病毒横扫印度尼西亚,居家隔离的人们转向了电商。他们使用电商平台,起初是为了生存,后来所有的购物都能在电商平台完成,包括从日用品到金融产品,于是电商购物成为习惯。

  Meta Jayanti,三宝垄市的公务员,是众多新的电商“皈依者”中的一员。

  此前,Jayanti 是 Tokopedia 的忠实消费者。她用这个电商 App 购买从面膜到方便面的任何产品,每隔几天才有摩托车迅速送上门,后来她逐渐转移到了它的竞品 Shopee 上。这位 31 岁的女性指出,Shopee 以部分商品免费配送以及“产品种类更丰富”而自居。她最近买了一张学习桌,这是她在 Tokopedia 上找不到的商品。

  这一行为又让她转向了 Shopee 的数字支付服务 ShopeePay,它提供了巨大的现金回馈优惠,有时高达 30%。现在,Jayanti 使用它的次数,比 Tokopedia 部分持股的数字支付服务 OVO 还多。

  Jayanti 并不孤单。根据数字研究公司 iPrice 的数据,Shopee 已经上升为印尼访问量最大的电商平台,而根据 Ipsos Indonesia 的数据,ShopeePay 则是使用最多的数字支付服务。这助推 Shopee 的母公司 Sea,它在疫情期成为全球最成功的科技公司之一。2020 年,其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股价在上涨了 395%。

  Sea 出现在东南亚最大的市场之前,印尼互联网行业“三足鼎立,包括 Gojek 和 Grab,它们以出行起家,迅速扩展到其他服务,如食品配送和数字支付。同时,Tokopedia 是电子商务的先行者之一,它普及了在在线购物的概念。

  Sea 董事长、CEO 及联合创始人李小冬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为公司 IPO 敲钟

  但现在,Sea 正在打破平静,不仅在印尼,而是整个东南亚。根据 iPrice 的数据,在泰国和菲律宾,Shopee 2020 年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的网站月度访问量分别超过了阿里巴巴持股的 Lazada。

  星展集团控股的分析师 Sachin Mittal 告诉日经亚洲,Sea 的野心显然不止东南亚的电子商务。“该公司正在寻求将其在东南亚的影响力扩展到其他市场。”他补充道:“Sea 还可以利用其客户群来启动其向金融科技的扩张。”

  去年,在大举进军支付和电商领域的同时,Sea 还悄然地向食品配送等其他领域发展。投资者似乎相信,Sea 可以所向披靡。去年,该公司股价飙升,使其成为东南亚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它的股价显示,很可能有一天,整个地区的市场都将属于它。

  01 互联网的“皇马”

  Sea 的发展如此之迅速,迫使该地区的竞争对手不得不权衡他们的选择,以对抗这家新加坡公司的冲击。

  这是一个 "皇马的问题",BCG 数字风险投资公司合伙人兼董事 Hanno Stegmann 介绍,他指的是西班牙最成功的足球俱乐部。"当你处于强势地位时,每个人都在攻击你,每个人都想打败你。"

  Sea 准备好了占领整个印尼市场,这使得此地的竞争格局重新变得有序。在 2020 年,该国的数字经济增长了 5 倍,达到 440 亿美元。去年,Gojek 和 Grab 搁置了传说中的相互敌意,开始了合并谈判,但谈判很快破裂。现在,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在 Gojek 和 Tokopedia 之间的谈判上(交易已经敲定)。

  然而,Sea 有一个很大的优势。它是一家上市公司,这意味着它可以快速筹集资金,规模之大,是它的对手无法想象的。每当他们想要筹集更多资金时,对手们都必须回到投资者那里,安排新一轮融资。

  Sea 烧钱的规模也是对手无法追赶的。至少从 2017 年上市以来,尽管营收有数倍的增长,但该公司连年亏损。以去年为例,Sea 的总营收翻了一番,达到 43.7 亿美元,但增加的营收却被销售和营销总支出抵消了。去年,该项总支出增长了 89%,达到 18 亿美元,导致全年净亏损 16.1 亿美元。

  有人对此持有异议,认为代价高,而且可能无法赢得用户长期的忠诚度。顾客最终往往会追随金钱而不是品牌。例如,三宝垄的公务员 Jayanti 说:"如果 OVO 开始提供更大的现金回馈,我很有可能不再使用 ShopeePay。”

  一位科技界业内人士嘲笑着指出,Sea 的现金并不是在购买市场份额,只是在租用它。"(Sea)取得进展的方式是利用他们的现金进行大量推广。他们没有规模强大的品牌资产。"该人士表示。实际上,在投资人要求停止之前,Sea 的竞争对手们也曾采用过这种策略,因为他们强调的是盈利之路。

  不过,到目前为止,市场对这一策略是认可的。Sea 的估值约为 1200 亿美元,不仅比 Grab 和 Gojek 等地区科技竞争对手的估值高出数倍(根据 CB Insights 的数据,两者的估值分别为 140 亿美元和 100 亿美元),而且它是迄今为止东南亚最大的上市公司,超过了如新加坡银行 DBS 集团控股和泰国国家石油公司 PTT 等目前估值最高的公司。Sea 的最新估值甚至高于一些全球最知名的美国科技公司,如 Uber。截至 3 月 12 日,Uber 的估值为 1120 亿美元。

  02 合并的季节

  Sea 的蹿升受益于多个因素,其中最主要的是疫情。

  其核心业务游戏、电商和数字支付都因疫情期间消费者习惯的改变而起飞。该公司也是东南亚科技公司在西方市场上市的罕见案例,它引起了投资者的兴趣,他们看到东南亚数字经济的潜力,到 2025 年,这个区域的数字经济价值预计达到 3090 亿美元。

  高估值让 Sea 在 12 月通过新股发行筹集了近 30 亿美元的资金,新股发行并未对其股价造成显著影响。

图为 Sea 在新加坡的办公室之一
图为 Sea 在新加坡的办公室之一

  Sea 现在控制着一家小型印尼银行,为其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展开竞争,这是与 Gojek 和 Grab 潜在竞争的另一个领域。自从 ShopeFood 去年在印尼推出自己的送餐服务,与先入局者 PK,穿着橙色夹克的司机在雅加达越来越常见。

  2009 年,Sea 的董事长兼集团 CEO 李小冬在新加坡创立这家公司,最开始,它的业务主要是游戏,因此当时叫着 Garena。它的早期投资者包括腾讯控股,该公司现在依然是 Sea 的主要股东。2015 年,Garena 推出了电商平台 Shopee。根据研究公司 iPrice 的季度数据,现在,在其进入的 6 个国家中,Shopee 都是当地访问量最大的电商网站。2017 年,Garena 更名为 Sea。

  2020 年,其电商收入超过了游戏收入,但游戏业务作为公司旗下唯一的盈利部门,仍然是现金奶牛,收益用于资助其他核心业务的发展。

  有手游《Free Fire》支撑,游戏业务在 2020 年的营业利润为 10.1 亿美元,比 2019 年增长 92%。自 2017 年首次发行以来,这款激战游戏的覆盖面已经超过 100 个国家,并在印度、巴西以及印尼等世界人口大国中非常流行。有游戏做后盾,在未来几年内,它将为公司带来稳定的现金流。这为其电商和金融科技的发展提供了进一步的资金弹药。

来源:Companyfilings
来源:Companyfilings

  面对 Sea 的入局及其现金充裕的战绩,该地区的科技公司正在重新调整战线,制定与这家新加坡公司的交战计划,包括加快上市步伐。

  Gojek 和 Grab 是多年的竞争对手,长期以来一直在东南亚的打车、送餐和支付领域争夺主导权,一年前开始合并谈判。双方的投资者都梦想着未来能从合并后的实体首次公开募股中获得一笔可观的意外之财,因为 Sea 让西方投资者眼红。

  "我认为所有(Gojek 和 Grab)的投资者都在想,Grab(估值)是 140 亿美元,Gojek 是 100 亿美元。那就合并起来上市,也许我们可以做到 500 亿美元。"在谈判打得火热时,Grab 的一位投资者表示,"Sea 是 1000 亿美元。我认为最终如果我们能成为其中的一半(这就是一场胜绩)。"

  在竞争最激烈的时候合并,似乎是不可想象的,因为他们之间是如此的剑拔弩张。在公开场合,两家公司的高管有时会不屑提及对方的名字,而是以 "我们的竞争对手"代之。在幕后,两家公司的人都会自诩对现金的支配比对方更为精打细算。Gojek 联合创始人、现任印尼教育部长 Nadiem Makarim 在 2018 年 Gojek 向越南扩张时表示,两家公司提供相似服务的原因是 Grab "一直在复制我们"。当时,他对 Grab 的看法是,Grab“一直超过我们,(但)无法真正威胁到我们的存在。”这是他当时对双方竞争的看法。

Grab 和 Gojek 车手在街道和智能手机屏幕上争夺空间
Grab 和 Gojek 车手在街道和智能手机屏幕上争夺空间

  两家公司在去年 2 月开始合并谈判,残酷竞争的代价,非常高昂。据说,在初期,两家每月至少要烧掉 4000 万到 7000 万美元。双方首次谈判,发生在 Sea(股价)上涨之前,Sea 股价快速上涨后,迫于投资人的压力,Gojek 和 Grab 似乎找到新动力。

  由于两家公司无法就合并的持股比例达成一致,谈判最终在去年年底左右破裂。一位了解谈判情况的人士表示,Gojek 要求获得合并后实体 40% 的控制权,Grab 并不愿意配合,它坚定地认为,它可以为合并后的实体贡献更多利润,因此 40% 的要求太高了。

  Gojek 此后更换了潜在的合作伙伴,转而与 Tokopedia 谈判,Tokopedia 是 Sea 的直接竞争对手,估值约为 70 亿美元。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将印尼的初创公司合并是有意义的,因为 "它们可以互补"。该人士表示,Gojek-Grab 的合并将占据打车和食品配送等市场,但它们是低准入门槛的业务,有可能出现新的竞争对手来挑战它们。

  "但 Gojek 和 Tokopedia(合并)是1+1 等于 11,"他说,"打车和送餐是人们经常使用的服务,但不会在上面花很多钱。另一方面,与打车和送餐相比,电商是人们不那么经常使用的服务,但往往会在上面花更多的钱。(合并后的公司将)涵盖各种交易。"该人指出。

Gojek 联合创始人 Nadiem Makarim
Gojek 联合创始人 Nadiem Makarim

  现在,谈判已经结束,新的公司叫 Goto。

  03 SEA 对决 Grab?

  不仅仅是印尼两大科技公司在加速推进上市计划。印尼旅游预订服务行业独角兽 Traveloka 近日表示,它准备今年在美国上市,而印尼另一家独角兽、热门电商平台 Bukalapak 最近也被报道称正考虑在美国上市。

  两家公司都在研究使用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的可能性。

  "我觉得现在大家上市很有意义。"一位投资者说,"这个窗口不会永远持续下去,如果你错过了这个机会,需要一段时间的周期才能回来。现在是大家上市的好时机。"

  这是一个窗口,Grab 也不愿意错过。该公司曾有一段时间一直在探索上市的方案,其中一个方案是合并后的 Grab-Gojek 实体的 IPO。现在这个计划已经被抛弃,Grab 也选择了 SPAC 方案。

  这种方式,更有可能让 Grab 与 Sea 狭路相逢。两家公司分别起家于共享出行和游戏发行商,它们并不是直接的竞争对手,但随着两家公司的业务拓展至金融科技服务(Grab 还包括杂货配送),它们垂直业务领域逐渐交叉。

  主战场看起来是在金融科技领域,两家公司都将于 2022 年初在新加坡推出他们的数字银行。在这个领域,他们是获得 "全数字银行 "牌照的唯二公司,目的是针对未能充分享受银行服务的个体借款人和存款人以及中小企业。出于新加坡市场已经高度饱和,他们着眼于将数字银行业务模式复制到东南亚其他国家,它们看到了将数百万未能充分享受银行服务的人引入其平台的巨大机会。

  在印尼,Sea 去年通过间接持股的方式逐步建立了其在印尼一家小型贷款机构 Bank Kesejahteraan Ekonomi(简称为“BKE 银行”),现在已拥有多数控制权。另一方面,Grab 通过 Tokopedia 部分持股 OVO,而 Tokopedia 与当地集团 Lippo Group 的银行部门 Nobu Bank 关系密切, Lippo Group 是这家数字支付公司的股东。Gojek 后来也加入了这场游戏,收购了另一家本地贷款机构 Bank Jago 22% 的股份。

  Grab 总营收已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据其总裁 Ming Maa 透露,Grab 将专注于更有前景的金融科技和食品配送领域。该公司最近为其金融业务部门筹集了 3 亿美元。

  在配送服务方面,该公司通过与便利店和其他零售店合作,将按需杂货配送服务 GrabMart 扩展到整个地区。它还在 11 月与 Lazada 在越南签署合作协议,允许 Grab 司机为 Lazada 在越南的电商业务承担送货工作。消费者现在也可以通过 Lazada 的应用享受 Grab 的食品配送服务。

  这一合作将帮助 Grab 在越南更好地与 Sea 竞争。根据新加坡咨询公司 Momentum Works 的一份研究报告,对于 Grab 来说,越南是东南亚六大国家中唯一在食品配送方面份额不居首位的市场。2020 年越南第一大食品配送是由 Sea 集团公司 Foody 运营的 Now,该公司在越南控制了 42% 的份额,而 Grab 则为 40%。

  去年,在菲律宾和泰国,Shopee 的月度网站访问量暂时领先于阿里巴巴控股的 Lazada

  04 Sea 的未来

  Sea 并没有安于现状,它为进一步扩张铺平了道路。近期,Sea 最新宣布成立新的投资公司 Sea Capital。通过收购香港投资公司 Composite Capital Management,Sea Capital 成立,目前由 David Ma 领导。未来几年,Sea 将在这家公司中分配 10 亿美元,用于对科技公司的新投资。

  "通过投资我们更广泛的生态系统的增长,我们相信 Sea Capital 可以助推整个数字经济增长加速,并为我们的用户、商业伙伴和社区创造真实而持久的价值。"李小冬在 3 月 2 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Sea 还将在新任命的首席科学家领导下,建立一个人工智能实验室。根据 Sea 的说法,该实验室打算开发 "与其现有业务相关的洞察力和技术,并创造更多新机会"。据该公司称,首席科学家颜水成是人工智能领域的专家,在计算机视觉、机器学习和多媒体分析方面,有很深的造诣。

  与此同时,该公司正悄悄探索东南亚以外的新市场。此前,它已在拉美最大经济体巴西建立了游戏业务的管理部门,目前正扩大巴西的电商业务,尽管,对 Sea 来说,拉美的电商还处在"早期阶段",它 "需要观察市场",Sea 的首席企业官王彦军指出。

  然而,尽管 Sea 的发展速度很快,但它的烧钱速度,依然让外界担心。

  新加坡国立大学前副教授 Jeffrey Funk 称,Sea 公司仍在因高企的促销活动成本而亏损,这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对其产生不利影响。

  Sea 的亏损占收入的百分比,从大流行之前的三分之二,下降到 2020 年下半年的三分之一。Funk 称,这为未来盈利提供了一丝希望。"但三分之一距离盈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特别是当较低的亏损大多来自于 2020 年封锁期间推动收入翻番时(的促销活动支出),"他指出,"问题在于,投资者还会无视亏损多久?"

  本文编译自 Nikkei Asia,有删节。作者为 SHOTARO TANI and KENTARO IWAMOTO, 原文链接:https://asia.nikkei.com/Spotlight/The-Big-Story/Cash-splash-How-Sea-became-Southeast-Asia-s-biggest-public-compa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