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盘拜腾,富士康不亏

时间:2021-01-10 09:26:44 来源:互联网 作者: 神秘的大神 字体:

  文/谢东霞

  来源:连线出行(ID:lianxianchuxing)

  停摆半年的拜腾汽车,在破产之际等来了富士康。 

  1 月 4 日,拜腾汽车与富士康科技集团、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合力加速推进拜腾首款车型M-Byte 的制造工作,争取 2022 年第一季度前实现量产。 

  “该踩的坑已经踩过”,在钛媒体的采访中,拜腾联席 CEO 丁清芬表示,“关于这一次的合作和量产的时间点,富士康和拜腾都是非常认真的。这一次我们会说到做到。” 

  她同时表示,“现在‘早起的鸟儿’都不是了,其他玩家的车型都已经出来了”。 

  拜腾成立之初,凭借先锋的产品设计及光鲜的高管团队,吸引了一众投资人与消费者的目光,并在成立前两年接连完成 3 轮融资,共获得 8 亿美元左右的投资。 

  不同于部分新能源车企采用代工模式生产车辆,拜腾很早就开始自建生产基地,想要掌握上下游全产业链。 

  然而,拜腾把钱烧完了,车却没造出来,同时也拿不到新一轮融资,公司在 2020 年中直接宣告溃败,并在 2020 年 12 月 31 日发布公告,表示从 2021 年开始,将延长停工停产期 6 个月,至 2021 年 6 月 30 日止。 

  如今,挣扎在生死边缘的拜腾汽车,成了富士康再次入局新能源汽车的机会。 

  富士康董事长刘扬伟提到这次合作:“与拜腾合作是我们布局电动汽车领域的重要一环,我们将竭力帮助拜腾M-Byte 早日量产,登上世界电动车的舞台。”

拜腾M-Byte 概念车型,图源拜腾官网
拜腾M-Byte 概念车型,图源拜腾官网

  早在多年前,富士康便开始试水电动车业务,只是在很多项目中匆匆来去,并未取得显著的成效。 

  如今,富士康的手机电子业务增长明显放缓,2019 年富士康年营收同比涨幅不到1%,其迫切需要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而新能源汽车成为其重要抓手。 

  对于富士康来说,入局拥有生产资质且已经建成制造工厂的拜腾,无疑在造车业务上迈了一大步。 

  与此同时,富士康在生产管理上的经验,或许能对拜腾首款车型M-Byte 量产带来很大希望。 

  但如今的新能源汽车市场,特斯拉全球范围内狂飙突进,国内市场蔚来、理想、小鹏成长迅速,销量连连上涨,即使富士康与拜腾联手,或许也很难从中分得一杯羹。 

  1

  拜腾“重遇”富士康 

  拜腾与富士康的“缘分”,早在 2015 年就开始了。

  当年,富士康与腾讯、和谐汽车共出资 10 亿元人民币,打造了互联网造车项目“和谐富腾”,拜腾汽车的前身便是和谐富腾旗下主攻高端电动车的子品牌 Future Mobility Corp(FMC),其由宝马新一代电动跑车 i8 前项目总监毕福康、英菲尼迪中国前总经理戴雷分别出任 CEO、COO。

  不过,和谐富腾并没有造出车,2017 年富士康和腾讯相继撤资,随即和谐富腾宣布解体。 

  此后,毕福康和戴雷带领 FMC 独立发展,并公布了新的品牌名拜腾(BYTON),同时吸引了不少宝马、奔驰和特斯拉的工程师加入拜腾,一时间被外界评价为“梦之队”。 

  由于毕福康和戴雷有传统车企的背景,拜腾由此获得了资本青睐,其在 2017 年连续拿到 6000 万美元的 Pre-A 和 2.4 亿美元的A轮融资。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造车新势力大多选择代工生产的合作模式,蔚来牵手江淮,小鹏与海马合作,拜腾却开始自建工厂,其在南京建设高端智能电动汽车制造基地,规划总产量 30 万辆,计划在 2019 年 10 月实现大规模量产。

  2017 年 7 月,拜腾汽车还以 1 元的价格收购了天津一汽华利汽车,由此顺利获得了造车资质,不过其也需要承担华利 8 亿元的债务。 

  或许是两位创始人都出身传统车企,因此拜腾一开始就想打造高标准的技术平台和生产线,并将设计开发、供应链和生产制造等各个环节都掌握在手中,但这无疑拖慢了造车进度,而加快了烧钱速度。 

  拜腾在造车相关的项目上费用都不惜花费重金。比如,拜腾让博世来开发整车控制器,外包价格近亿元,是市场价格的大几十倍;焊接车间内,KUKA 机器人身上橘色被认为难看,就一律改涂成拜腾金的定制色彩。 

拜腾南京工厂,图源拜腾官方微信
拜腾南京工厂,图源拜腾官方微信

  在一些不必要的花费上,拜腾也是一掷千金。据 36 氪报道,拜腾中国员工的名片制作费用一盒高达上千元,是普通名片价格的三倍多,而北美 300 多人的办公室零食采购费一年花掉了 700 多万美元。 

  拜腾大手大脚地花钱,却没有加快量产速度。

  2018 年,国内新能源车企已提速量产,加快预售和交付工作进度。这一年蔚来率先完成 1 万辆 ES8 车型的交付量,年底小鹏 G3 也开始上市并交付,并到 2019 年 6 月完成了一万辆交付量。 

  拜腾原定的量产计划却发生延后,毕福康面临资本股东方压力选择辞职,戴雷接任 CEO 后,决定缩减市场推广公关费用,加大研发,争取早日量产。

拜腾 CEO 戴雷,图源拜腾官网
拜腾 CEO 戴雷,图源拜腾官网

  然而,拜腾的C轮融资一直未到位,直接拖延了量产进程,而疫情更是让其C轮融资的落实遥遥无期。 

  2020 年 6 月 30 日,拜腾汽车通过内部邮件表示,“2020 年是艰难的一年,由于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的影响,公司融资及生产运营均遭遇了重大挑战。经过几个月的尝试和努力,我们仍不得不遗憾地宣布,中国区(不含香港)所有公司将自 2020 年 7 月 1 日起开始停工停产。” 

  内部邮件显示,拜腾预计停工停产 6 个月,期间仅有小部分员工留岗值守,维持公司最基本的职能运转。不过半年后,拜腾员工没能收到返回公司复工的消息,而是又接到一封《中国区停工停产延期通知书》。通知书中写道,由于还不具备复工复产的条件,拜腾决定延长停工停产期至 2021 年 6 月 30 日。

  直到近期富士康宣布与拜腾合作,拜腾才出现转机,重新开始启动。

  “现在生产在岗 100 多人,研发 200 多人,但目前人数肯定是不够的,这两天会密集地拿出方案。”在钛媒体的采访中,丁清芬表示。

  2

  富士康艰难“造车” 

  “希望成为电动汽车的 Android。”去年鸿海科技日上,富士康董事长刘扬伟表示为了这一目标,已付出持续多年的努力。 

  早在 2005 年,富士康就收购了具有 40 多年制造经验的台湾汽车零件厂商“安泰电业”,由此进入汽车行业的供应链体系。 

  此后,富士康先是成为特斯拉的供应商,为其供应液晶触摸大屏、覆盖件、连接线束等配件,后来又跻身奔驰、宝马等豪华品牌的供应商体系,为其供应包括车载信息娱乐设备,电驱动零部件、中央安全控制等电子系统。 

  富士康自然没有局限在汽车制造领域,其在 2014 年与北汽合作研发动力电池及系统,就此步入新能源汽车领域。

  2015 年出资注册和谐富腾,富士康又来到了整车制造领域。从简单的零件供应,慢慢接触研发、制造,富士康不断展示对汽车产业链的野心。

  对于富士康的举动,特斯拉 CEO 埃隆·马斯克曾直言,汽车供应链比手机复杂太多,“不能去找富士康这样的供应商‘造车’”。 

  不出所料,富士康对造车没有坚持太久,在和谐富腾成立一年后,还没等到整车项目的制造完成,富士康就匆匆退出。富士康创始人郭台铭也对外表示互联网造车成功率很低,劝“行业守住本分”。

  但郭台铭很快忘记了自己说过的话,2018 年富士康又投资了小鹏汽车,而到了 2020 年,富士康表现出发展造车事业的更大决心。 

  在 2020 年中举办的富士康股东大会上,刘扬伟表示,未来五年将以“3+3”作为集团重要发展战略,即布局电动车、数位健康、机器人等三大未来产业以及三大核心技术。 

  富士康急于发展其他业务,或许与其自身业务增长受限有关。

  近些年,全球手机及电子业务的增长见顶,国际研究机构 Gartner 指出,2019 年全球智能手机销售量下滑 1.0%。中国信通院数据显示,2019 年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 3.72 亿部,同比下滑 4.7%。 

  智能手机市场增长乏力对富士康的影响极为明显,2019 年富士康年报显示,其营收的增长速度已明显放缓,2019 年年营收同比涨幅仅为 0.92%,2018 年时这一数字还是 12.47%。 

  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下滑,促使全球最大的电子科技制造服务商富士康必须寻求多元化发展,也让富士康对开拓电动车业务作为新的增长点有了更大决心投入。 

  2020 年 1 月,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精密公告表示,正与菲亚特·克莱斯勒(FCA)共同组建合资企业,开发及生产纯电动汽车,并经营车联网业务,双方将重点开拓中国市场。10 月,第一届“鸿海科技日”在台北举办,活动上富士康发布了电动汽车底盘和软件平台“MIH EV 开放平台”,同时宣布 2024 年将推出固态电池。

富士康发布“MIH EV 开放平台”, 图源富士康(郑州)官方微信
富士康发布“MIH EV 开放平台”, 图源富士康(郑州)官方微信

  刘扬伟表示,全球电动车市场 2025 年-2030 年将达到每年 3600 万辆的规模,而富士康的目标是 2025 年-2027 年间拿下电动汽车市场 10% 的份额。 

  此外,富士康已与多家汽车制造商商谈合作,未来约 300 万辆汽车将使用其平台。2020 年 12 月,鸿海集团更新官方网页,显示 MIH 联盟已先后得到 201 家厂商响应,其中有 AWS、DANA、宁德时代等。 

  此外,近期苹果也传来消息将电动汽车项目提前两年,首款 Apple Car 将于 2021 年第三季度发布。 

  作为苹果的“御用”代工厂,富士康近一半收入都依赖苹果,代工 Apple Car 的机会也很诱人。更不用说和大、贸联等大厂已经因 Apple Car 的备货需求全面爆单。 

  如今,富士康与 FCA 的合作造车,距离正式推出产品至少还需两到三年的时间,而通过投资拜腾汽车,富士康可以快速加强自己在电动汽车领域的代工实力,也可提前为代工苹果电动汽车做准备。 

  3

  富士康需要拜腾 

  2020 年,新能源汽车行业两极分化加速进行。一边是理想、小鹏等车企接连赴美上市,另一边赛麟、博郡以及拜腾等接连暴雷。

  当前,处于资金断裂、业务停摆状态的拜腾,也正好给了富士康“抄底”的机会。

  虽然之前彭博社传来双方合作消息,称富士康拟向拜腾注资 2 亿美元,一起推进M-Byte 量产,但后续双方均没有回应 2 亿美元投资的传闻。根据公布的协议文件显示,富士康只需要提供技术、经验。双方合作范围仅限于业务合作,并无直接投资关系。

  当然,富士康选择拾回拜腾也不仅因其“免费”或是 5 年前的缘分,根据《财经》报道称,在 2020 年初的 CES 展,富士康就对拜腾的产品和团队产生兴趣,双方已经建立初步联系,但被疫情耽误了实地考察的机会,直到 11 月,来自台湾的富士康团队才来到南京的拜腾总部做交流考察,并且在年底最终敲定了合作。

  拜腾也并非“只会花钱的 PPT 造车”企业,其首批试生产车辆已于 2020 年上半年顺利下线,并完成相关安全法规检测。

  更重要的是,按照工业 4.0 标准设计的拜腾南京智能制造基地项目已经完工,冲压、焊接、涂装、总装、电池等先进的工艺设备安装调试完成,而且拜腾也已经取得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

拜腾南京工厂车间,图源戴雷微博
拜腾南京工厂车间,图源戴雷微博

  从当前状况看,如今的拜腾,只需有人接盘并调整方向,或许可迅速转入投产阶段。这对富士康来说,节省了不少资金与时间,其也更需要借助拜腾深度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

  与此同时,此前艰难造车的富士康,“接盘”拜腾后,也将完整切入造车的所有阶段,有利于其长期发展新能源汽车业务。

  按照规划,在产品续航方面,拜腾首款车型M-Byte 会和投资方兼合作伙伴宁德时代展开进一步的合作,争取在产品体验和价格上找到一个相对更好的解决方案。

  不过,拜腾M-Byte 与当前上市的新能源汽车,已经有一定的差距,同时M-Byte 要实现量产,还需要改进市场竞争力。

  在这方面,富士康在高端的精益制造、成本控制、质量把控等方面已有成熟的体系化的经验,或许能起到一定作用。

  拜腾通过引入富士康人员、技术、各种产业链资源,或有机会将产品、价格、成本进行优化。

拜腾与富士康签约仪式,图源富士康官方微信
拜腾与富士康签约仪式,图源富士康官方微信

  不过,正如埃隆·马斯克所说,富士康过往经验还是停留在 3C(电子产品)领域,并没有深度参与过整车制造领域,今后是否能够帮助拜腾量产,仍旧是未知数。

  更重要的是,拜腾已经错过新能源汽车发展红利期,行业头部效应初显,资源和资本都在逐渐向头部企业倾斜。

  去年,蔚来、理想、小鹏分别实现了 43728 辆、27041 辆、32624 辆的销量。同时,特斯拉的去年销量已经接近 50 万辆,且旗下的 model Y 正在进一步降低产品价格。

  当前,市场空间已经所剩无几,而拜腾M-Byte 量产还要等到 2022 年第一季度,其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不过,对富士康而言,能够熟悉新能源造车的整个链路,对它而言并不亏。

  (本文头图来源于拜腾官网。)